关灯
护眼
    “离开这里?”仿佛听了死亡判决一般,李瑞允晦涩的面孔如同被上天遗弃了般扭曲而狰狞,“不,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不甘心又能怎样,他们马上就要攻进宫里来了,难道我们还有坚持下去的必要吗?”

    望着对方情绪激动的样子,白羽唯有语重心长地解劝着,“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深谋远虑,以退为进,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切不可逞一时匹夫之勇,更不能坐以待毙!所以贫道以为避其锋芒、离开这里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然后我们再从长计议。”

    “离开这里,从长计议……”白羽特意加重了后面那句话的语气,可见他的决心有多大,意志又有多么的坚定。

    是啊,在当前这种火烧眉毛的情形下,谁还能沉得住气呢?那就是白羽,到了现在依然沉着冷静。然后不等李瑞允做出表态,他又抛出了更大的一个瓜,“而且在离开之前,我们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去办。”

    “十分重要的事情?”李瑞允瞳孔蓦的颤了颤,似乎已然心有灵犀,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问了句,“什么事?”……

    白羽声音铿锵有力,几乎一字字地挤出牙缝道:“取回镶金玉玺!”

    “镶金玉玺?……”喃喃重复着这几个字,字字千钧,李瑞允豁然开朗,然后便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是啊,谁不知道这镶金玉玺为何等之物?国之至宝,权力的象征!当初李瑞允杀了大内总管冯朝英,杀了皇后钟氏,堪堪逼死太后……扬言要杀光宫里所有人,只为了逼迫皇上赵煜交出这件至高无上的宝贝。

    得来的时候难如登天,当然更不能轻易舍弃了!更何况这镶金玉玺或许还能成为他们克敌制胜的杀手锏、在关键时候派上用场呢。

    “道长所言极是,确是我疏忽了!”李瑞允有些懊恼地锤了锤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是不是因为各种危机状况局促着连脑子也开始短路了,甚至连这么至关重要的事情都抛诸脑后了!

    “帮主,不必自责,‘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现在这种焦头烂额的时候。”

    说着白羽用力一拉李瑞允,一幅情急的神态,“事不宜迟,立即行动——要知道我们这边急着去取国玺,狗皇帝那边的人也必然虎视眈眈觊觎这件宝物,所以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取回国玺!”

    李瑞允眼中寒光倏的射出来,透着一股近乎癫狂的决绝之意,“不错,无论付出何等代价,我们也要拿回这国之至宝,道长,咱们这就走!”

    他的性子更火爆更急躁,话音未落便不容分说拽了白羽风风火火往养心殿的门外奔去。

    因为现在他们绝对不能再输了!因为现在就是与时间赛跑、与敌人争夺,看看谁能第一个赶到珍藏国玺之处、率先抢回至宝!

    白羽虚弱不堪的身躯被李瑞允近乎粗暴地拖曳着踉踉跄跄往前走着,还没有走出院子,他便觉得喉咙发热、张嘴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呛了出来。

    李瑞允大惊失色,抢前一步扶住了他,“道长,道长,你怎么了?感觉如何,是不是旧伤又……”

    白羽似雪的脸上透出几分病态的惨白,整个人就像风中的树叶簌簌作抖着;不过最终他还是以超常的毅力支撑住了自己就要倒下去的身形。

    “没事,咱们还是快走吧!”他轻描淡写地摇了摇头。

    李瑞允尚存几分狐疑,“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白羽脸上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他还待再说什么,外面又一名侍卫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启禀帮主,启禀道长,他们……他们杀进宫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