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咬我的脑子屁股,怪不得我找不到,她特么根本不是人类!】

    李阅拍桌。

    【内特媚儿!】

    “嗯?”阿拉斯手扶腰间——即便已经成为改造人,他还是保留了一部分原来的本能。

    “没事,你继续说……”李阅摆摆手,压根不再去听阿拉斯的言语,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宣讲台下的王女,也就是内特媚儿的身上。

    刚刚李阅为了搜索王女的行踪,屏蔽了魔力、机械、声音等一系列杂物,只感知人类,所以才错过了宣讲台下的密室。

    重新定位后,恶魔图鉴也第一时间有了反应,刹那间那些已经有些陌生的记忆涌上脑海,李阅回想起当初封闭战训时的一幕幕。

    【梦魇女魔?内特媚儿?】影影也有些错愕。

    在恶魔远征军的时期,欢愉之间派出过不少梦魇女魔支援远征军的行动,其中有一部分在第一军打探帝国的情报,还有一部分在第三军追随哥斯西普。

    俘获哥斯西普的时候,鬼船就表示梦魇女魔和恶魔商人过早离船,没想到直接跳进了帝国境内,造物部长的身边。

    还成了王女?

    【我说怎么现在的贵族社交这么像欢愉之间,咬我的脑子屁股,原来梦魇女魔早就打入帝国内部啦……】

    李阅努力用意念刺透密室,想要掌握内特媚儿的全部思绪。

    【我记得……宝儿说,内特媚儿脱离了欢愉之间?】影影也一样不再去听阿拉斯的发言,被内特媚儿勾起了久远的回忆。

    【嗯,看来是这样,傍上了造物部长,又当了王女,能长官那么多帝国权贵的梦境,哪还会在乎欢愉之间里面那些已经半死不活的王室灵魂……】

    李阅看到密室中的梦魇女魔手里拿着一篇稿子,正努力地温习着。

    这还是李阅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认真的表情。

    而似乎是感受到了某种窥探,索菲亚·亚历山大皱了皱眉头,疑惑地向外看了看。

    【呵,这么久没做恶魔,没想到还挺敏锐的。】李阅稍稍收敛意念。

    想着,李阅迅速把内特媚儿是索菲亚·亚历山大这个因素带入到汤姆的算式中,看到无数的元素自行运算,似乎就要有了结果。

    【至少她活到了现在,已经打败了不少同期的恶魔之子。】

    影影微微抬起光滑的金属下巴,想起当初一同参加封闭战训的名单,发现这份名单上还活着的除了李阅、影影和蛋蛋之外,也只剩下内特媚儿与皮哥了。

    皮哥还开心地在脑之国的厨房里幸福地埋头钻研餐食,而另一位幸存者内特媚儿已经几乎在神誓城外的庄园地下向神明祈祷了。

    【她这些年可没闲着……】

    【她在准备一会的演讲稿……】

    梦魇女魔的行动预判成功率在33%,李阅忍痛兑换了一支扭曲之笔,在前面增加了一个“1”,把握住内特媚儿的想法。

    【她要演讲什么?】影影正在努力回味着与内特媚儿的过去,思考要不要杀了她。

    但找了半天,影影只记得内特媚儿和蛋蛋胡混过,与李阅没有这方面的交集——更多的时候,内特媚儿是一个波什身边为虎作伥的角色。

    【杀,肯定要杀。】李阅直接给影影答案,【她害死了弟弟妹妹。】

    【对,我就记得她该死。】影影舒坦了。

    【我想想哦……如果在这里杀了她的话,会不会引起骑士王和莱特的警觉?】

    【我们撞塌高塔的计划也许要稍稍微调一下……】李阅一边在感知内特媚儿演讲稿内容的同时,也开始重新排布任务的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