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江绾想了想不舍得往外掏十万。

    在她眼里,宋梅是不值这个价的。

    好在有个现成的闫芙蓉倒是可以当做十万块钱抵押。

    江权眼里幽幽的冒着微光,这么缺德阴损的办法,还真是……他的好妹妹!

    宋梅在听到江绾说她手里那管子血是闫芙蓉时,脸上就大惊失色起来。

    人也离得远一些!

    “你大胆!”

    江绾:“你放肆!”

    宋梅气炸了,“我是你长辈!”

    江绾:“你就嘴贱!”

    宋梅:“你大胆!”

    江绾:“你放肆!”

    宋梅简直气得都快吐血了,“傅青隐!你就看着她胡来?”

    傅青隐:“……”

    那一管子鸡血,他亲眼看到江绾用针管子吸的,只是他也没想到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看起来还这么新鲜?

    “她没有胡来,她还没动手。”

    宋梅胸口堵得仿佛塞了一块大石头,要等她动手才叫胡来?

    江绾比画着手里的针管,“宋女士!怎么样?不用花钱就能解决这件事,就看你答应不答应了。”

    宋梅跑到了江权这边,躲在了江权的身后!

    “我不同意!她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相提并论?”

    江权脸黑了下来,他的命就不是命?

    何况一个隔房的三婶,算个屁!

    “三婶!既然你不愿意,就好好跟人谈,毕竟三妹是毁了人一辈子。”

    “我记得三叔在朝阳道上有个四合院,在华容道上的王府川里有个门脸,不如都作为赔偿补偿给江绾吧。”

    宋梅脸都绿了!

    朝阳道和华容道离紫禁城近的很,价值也不是江权中溪路上的四合院能相提并论的。

    江权是疯了不成!

    江珊这个贱丫头,得了这种脏病,联姻都没价值!

    值得用朝阳道上房子去换她?

    那可是江广平亲妈还没死的时候,老爷子给的。

    江广平为此当初没少炫耀。

    宋梅宁愿直接勒死她得了!

    江绾来劲了!

    朝阳道她知道啊!

    据江兰茵说那块地方的房子未来都是天价。

    能住在那的人非富即贵,轻易不会卖房。

    属于有钱也买不到房的好地段。

    后来秦墨为不择手段,手里沾了血,才弄到了两套四合院,送了一套给江兰茵。

    傅青隐眼底微微一闪,她喜欢朝阳道上的房子?

    他说:“朝阳道上的房子不错。”

    宋梅气死,谁不知道朝阳道地段好?用得着他说?

    她嘲弄道:“江珊做错事,受点惩罚,关上几年就能出来。”

    傅青隐道:“江珊这种有意传染传播艾滋病病毒,导致受害者感染艾滋病,已是重伤范围,故意伤害罪。”

    “入室行凶,蓄意有意有目的的持刀行凶……是谋杀罪,谋杀未遂,数罪并罚,十年到二十年跑不了。”

    宋梅脸色微变,她打听到的结果,是危害公共伤害罪,哪怕对方感染了艾滋病,也就判个三五年而已。

    但从傅青隐嘴里说出来,江珊就差没判死刑了。

    江权悄悄出了包厢,去大堂拨出了长途电话直接联系他父亲。

    他不能肯定三叔是不是也不顾江家体面,把朝阳道上的房子看得比江家颜面更重要。

    在老爷子去世这档口,江家的丑闻不能再增加了。

    不然旁人还以为老爷子走了,江家就一蹶不振地没落了。

    不过……